北京民众在积雪上留字声援武汉
来源:北京民众在积雪上留字声援武汉发稿时间:2020-03-28 15:59:39


相比之下,意大利无论是检测数量和能力都有所不及。3月24日,意大利民事保护部门负责人、新冠病毒应急委员会专员博雷利(Angelo Borrelli)在接受《共和报》采访时表示:“如果说在意大利每确诊一个病例,就有10个人感染者,这种比例是可信的。”这意味着意大利目前的实际感染人数可能在70万人左右。

意大利和德国巨大反差引起了许多国家政府和科学家的关注。尤其值得注意的是,根据联合国2015年全球老龄化报告:德国和意大利并列全球老龄化人口第二高、欧洲第一高国家(60岁以上人口占28%)。彭博全球健康指数甚至表明:意大利人有着比德国人更健康的生活方式。

另一个不容忽视的地方,在死亡病例统计口径上,德国和意大利也不相同。德国没有将无法确定是否由新冠病毒致死的病例统计在内,也没有将确诊前就已经死亡的病患统计在内。德国医院通常不像意大利那样进行验尸测试。因此这些死亡数据也就不会被统计在内。

大量检测也是另一个逐渐控制疫情的国家——韩国的“制胜秘诀”。韩国在疫情期间开设了近600个检测站,检测了超过25万人,每天的检测能力在1.5万左右,这也是韩国被认为能够迅速控制住疫情的主要原因之一。

检测力度不够,也和各国制造试剂盒以及医务人员紧缺有关。直到欧洲成为全球疫情震中后,多国才开始亡羊补牢地扩大检测范围,提升检测能力。但《纽约时报》援引多位专家的话认为,只有在疫情早期,用检测来抵挡疫情扩散的手段才有用,而如今这一窗口期早已过去。那些提早行动的国家自然占据了优势。

相较之下,德国中央公共卫生机构罗伯特·科赫研究所公布的数据显示:目前德国所有检测出新冠病毒呈阳性的人中位年龄仅为47岁,有82%的病例在60岁以下。

是什么样的原因使得这两个地理邻近,且同样有着严重疫情的国家的死亡率截然不同?在统计数字的背后,有哪些因素值得全球各国反思和学习,最终一起打赢这场全球抗疫战。

我们将同一线国际组织,特别是世界卫生组织、国际货币基金组织、世界银行以及多边和区域开发银行一道,迅速果断开展合作,部署强有力、协调一致、快速的一揽子金融计划,并填补各自政策工具箱中的空白。我们已准备好加强全球金融安全网。我们呼吁这些组织进一步协调行动,包括通过与私营部门的协调,以支持新兴国家和发展中国家应对新冠肺炎带来的卫生、经济和社会冲击。

美国约翰·霍普金斯大学最新数据显示,截至3月26日,意大利已累计确诊74386例新冠肺炎病例,其中7503人病亡,死亡率高达10%。而与之邻近的德国,累计确诊37323例,仅有206人病亡,死亡率仅为0.55%。两个国家相差18倍。

作为目前全球疫情的“震中”,欧洲大部分国家因新冠肺炎病亡的人数都在激增。其中有两个国家——意大利和德国,显得特别“突出”。前者有着全球最多的病亡人数和远远高于平均水平的死亡率,而后者则正好相反,死亡率远远低于平均水平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