短间隔、大编队出动!不是战机而是医疗包机
来源:短间隔、大编队出动!不是战机而是医疗包机发稿时间:2020-04-04 06:27:38


不仅德国人、德国媒体把他当作“明星”,柏林驻外记者圈里,他也是最想采访的对象。许多外国记者认为,德国拥有这样一位科学家,减轻了默克尔的压力,让德国更团结,更有凝聚力。《环球时报》记者最近多次联系采访德罗斯滕,都因他太忙而没有完成。他的助手告诉记者:“教授一直在战斗!”

弗格森的新冠疫情预测报告在学术界引起不小争议,一些科学家称“主要假设和估计似乎被夸大了”。不仅如此,他2001年的口蹄疫建模报告也被认为存在疏漏,导致宰杀扩大化,给国家带来巨大损失。

在新冠肺炎疫情暴发后,这位身材瘦削、有着一头卷发的专家频频出现在新闻发布会上,并很快征服了德国人。德罗斯滕还在北德广播电视台推出新冠肺炎播客节目。第一集的观看人次在2万左右,最新一集已超过50万。汉堡听众汉娜对《环球时报》记者说,德罗斯滕教授举止有礼,平易近人,她特别欣赏他坚持以事实说话的作风。他此前曾说“天气回暖后,病毒的传播会减缓”以及“戴口罩无用”,后来都进行了纠正。

“我收到3000封邮件,几百个电话,每一个参议员、每一个州长、每一个众议员都想和我说话,而我每天只能睡两到三个小时。我意识到不能再这样下去了。”福奇日前如此描述自己近来的工作节奏。他还坦承,媒体上关于自己的报道,95%都没有时间看。

巧的是,在英国政府改变的同时,弗格森“病”了。“昨天我感到有些干燥且不停地咳嗽,虽然感觉还可以,但还是选择自我隔离。今天凌晨4点,我发高烧了。”3月18日,弗格森在推特上发文称。前一天,他出席了首相约翰逊在唐宁街10号举行的防疫记者会。在和网友交流时,他挖苦自己被自己研究和做数据模型的病毒感染了,而与他同时感染的还有6名来自建模团队的同事。

自由派则将福奇视为修正白宫“不靠谱”政策的关键力量。此前,福奇连续两天缺席白宫记者会,引发他被特朗普弃用的大量猜测,“福奇博士在哪里?”在推特上成为热门标签。

中国人民大学法学院副院长张翔教授表示,特殊人士逝世、特别情况发生时,用下半旗志哀的方式表达哀悼、寄托哀思的法律依据,是依据我国现行《中华人民共和国国旗法》中的相关规定。与我国此前因严重自然灾害举行全国哀悼日不同,这次是我国首次因重大突发公共卫生事件依法启动全国性哀悼活动。

过去几周,美国国家过敏症和传染病研究所主任安东尼·福奇成为美国媒体上曝光率最高的公众人物之一。身为白宫疫情应对头号专家的他,除了频繁出现在白宫发布会上,还密集接受媒体采访,甚至登上喜剧秀、接受篮球巨星史蒂芬·库里访谈、与扎克伯格一同做直播,利用一切平台回答公众的疑问。

对福奇的矛盾看法,折射出当前美国疫情应对的一大症结——在一个高度分裂的社会,人们从不同渠道接受信息,对种种客观事实难以达成共识。《名利场》杂志写道:“福奇一直在发动一场战争——一场说服的战争,他必须说服一个多元化、联邦主义、高度党派性的国家认真对待病毒的威胁。”

张翔称,国旗法施行以来,为表示对2008年汶川地震、2010年青海玉树地震、甘肃舟曲泥石流中遇难同胞的深切哀悼,我国曾进行过三次全国性哀悼活动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