空军第四次向武汉大规模空运医疗队员和物资
来源:空军第四次向武汉大规模空运医疗队员和物资发稿时间:2020-03-31 01:46:26


见到同胞:我终于不是异类了

法兰克福火车站人来人往,没有人戴口罩

接下来的一个月,虽然德国确诊病例数逐渐增长,但人们对病毒并未重视。2月底,德国最大的科隆狂欢节如期举行,超过一万人参与了狂欢节游行,我的朋友圈里也有几个中国人参加了狂欢节,并拍视频晒出了当时人挤人的盛况。

近期,德国疫情日趋严重。德国飞国内的机票,价格从原本的往返4000涨到了单程1万左右。碍于仍有考试,并考虑到回国时间短暂,且需要隔离14天,我身边许多同学都在纠结是否有必要买机票回国。3月13日,学校终于发了邮件决定推迟新学期的开学时间,从原本的4月6日延期到5月4日。

这种情况下,身边一个人的咳嗽,都会引起周围人极大恐慌。

特朗普政府在白宫玫瑰园召开疫情发布会。(图源:CNN)

之后这段国内转机的行程,我更能明显感受到国内防疫的严格认真,不同于法兰克福飞上海的拥挤程度,整架飞机上乘客不到三十个人,人们都隔着坐。到达长春以后,由于在回国前一周,父母已经将我回国的信息上报给社区,一出机场,我便直接被工作人员用120救护车拉回到我老家的宾馆隔离。

穿过到达大厅,在路的尽头,一群穿着白色防护服的工作人员引导大家扫描二维码,填写电子入境申报,之后,大家拿着生成的健康码,中国人和外国人被分成了两条队伍。在检疫的大厅里,黑色隔断把整个空间分成了若干个小格子,每个格子里坐着穿好防护服的工作人员。

阿科斯塔宣读了特朗普的一系列“大话”,包括2月23日特朗普声称病毒“我们国家一切都在掌控之中。新冠病毒在美国得到了很好的控制”,3月10日特朗普说“保持冷静,病毒会消失的。”

没想到,这些防疫用品居然自己先用上了。1月28日,德国发现了首例确诊患者,不久,多个往来中国的航班被取消了,我的航班也在其中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