主动封锁的西班牙小镇:近1/4为老年人 全镇无人感染


针对可能存在168万境外输入居家隔离人员状况,以及是否再采取集中隔离以及核酸检测?

记者以居民的身份致电了广州市疾控中心,得到的回复是,“理论上隔离满14天需要进行核酸检测,但是否能严格做到居家隔离,对方并不清楚,称具体情况要联系当地居委会。

入境人员及控隔离的情况下,为何还是出现了境外关联病例呢?在采取集中隔离政策之前,有多少人从境外来到中国,已经处于居家隔离?

这其中,还不包括非航班入境的人员。进一步按照3月16日国务院联防联控机制新闻发布会公布的数据推算,3月11日世卫组织宣布新冠肺炎为全球大流行以来,全国陆地口岸海港空港入境人员日均12万人次。即便是按照3月11日开始计算,到集中隔离政策出台的3月25日,两个周的时间,也有约168万人入境。

伊朗政府表示,美国的制裁妨碍了伊朗遏制新冠肺炎疫情的努力,并敦促其他国家和联合国呼吁美国解除制裁。“他们(美国)想要迫使伊朗接受与美国的谈判,”穆萨维说。

居家隔离真的能“隔”住吗?国外返京女子不隔离外出跑步视频曾一度引发热议。3月23日,北京报告首例境外关联新冠肺炎确诊病例。在确诊之前,这位患者曾与楼下确诊入境进京邻居同走一个楼梯。上海、广州也陆续公布境外输入关联病例,密切接触了境外回国人员。疫情防控仍没有到可以松劲的时候。

“伊朗从来没有、也永远不会向美国求助抗击疫情……但是美国应该取消所有加之于伊朗的非法单边制裁。”据路透社报道,穆萨维6日在电视新闻发布会上表示。

从北京首例境外输入关联病例来京时间3月5日算起,至在集中隔离政策出台,记者查询民航局数据发现,共有3935班国际客运航班飞往中国内地。飞往北京航班有644班,上海航班1028班,广州544班。按照航班最少100个座位计算,有39.35万人从境外搭乘飞机来到中国,其中,64400人来到北京。102800人来到上海,54400人来到广州。

据伊朗卫生部5日通报,过去24小时,该国新增2483例新冠肺炎确诊病例,累计确诊58226例;新增死亡151例,累计死亡3603例。自3月30日至4月4日,中东地区新冠肺炎确诊数量最多的伊朗,单日新增确诊病例数已呈6天连降趋势。随着确诊人数连续下降,伊朗政府正筹备复工计划。

4月2日,广州市再次报告境外输入关联病例1例,为一例尼日利亚输入确诊病例的密切接触者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