防控期部分外地民众滞留本地 民政部回应帮扶措施


与此同时,马尔默已经将轮床从车厢里推了出来,另一名同事则戴上了一个口罩、两副手套,再套上一件塑料防护服。通常,殡仪馆工作人员并不需要做这么多的预防措施。但在这些天,他们都会随身携带大量的个人防护装备,因为当他们转移遗体时,面临被感染的巨大风险。

每天不停歇地工作 遗体运输车常“满员”

令人心碎:无法完成的悼念 难归故里的遗体

向新冠肺炎逝者家属收取费用,也同样存在麻烦和风险。马尔默讲述了向一名丈夫死于新冠肺炎的女性收取费用的经历,按照规定,这名女性应该在家中进行自我隔离,但因为需要安葬家人,她不得不来到殡仪馆。“她戴着口罩和手套坐在桌子的那头,我戴着口罩和手套坐在另一头。我希望她开一张支票给我,结果她摸出了现金数给我。”他说道。

有一个家庭的故事让他记忆深刻。“他们失去了一个7岁的孩子,他从牙买加到纽约接受特殊治疗。”他讲道。男孩去世后,他的母亲想让儿子回到故乡安息,但她甚至无法买到一张回程的机票。“我告诉她,我会把孩子的遗体一直保留,直到事情得以解决。”马尔默说。

疫情爆发的另一个后果,是遗体从医院到殡仪馆,再送往最后安息地的过程变得复杂而缓慢。“我们现在陷入了困局中,”马尔默说道。“从来没有面对过这样的局面,我们同样处在一个未知的领域。”奇斯曼解释道,其中一个重要的因素是新冠病毒的测试速度,尽管纽约已经加快了速度,但他说仍然需要几天时间才能得到结果,拿到死亡证明,然后获得火化或埋葬遗体的许可。

抵达医院后,一名工作人员在入口处接受了体温检测,随后进入了办公区域,与医院人员对接,告知要接走放在太平间的遗体。

马尔默告诉《商业内幕》新闻:“在纽约地区,可能没有人有足够的设备来处理如此数量级的遗体。”

“现在所有人都在紧急关头,我们只能尽量戴上口罩、手套,尽可能地保持个人卫生,尽可能地消毒,”马尔默隔壁葬礼服务公司的一名合伙人说道。“我们只能祈祷,希望自己不会感染病毒。”

Daniel J. Schaefer殡仪馆。图据《商业内幕》